全球关注:希腊专家:“东升西降”的历史门槛上,两种哲学正在激烈碰撞

2022-11-23 16:13:15 来源:中国日报中国观察智库公众号


(相关资料图)

导读:

西方主导世界秩序长达约500年的历史正接近尾声,以中国为代表的一些亚洲国家日益在国际舞台上崛起,它们寻求构建一种良性竞争的平衡体系。然而一些西方国家固守“敌我对抗”的简单逻辑,试图阻止全球体系重心东移的历史大势,甚至不惜发起“新冷战”。这种过时的思维已经不能与现实相适应,其导致的行动后果非常危险。

众所周知,我们早已身处一个多极化的国际体系中。然而如果把视角拉远,由美国一家独大的单极世界向多极化全球地缘政治格局的过渡过程,只是一个更加宏大的变革进程的第一阶段。

事实上,我们正经历一个持续了大约500年的历史时期的尾声,在这个时期,世界被“具有欧洲血统的西方”所主导。所谓“具有欧洲血统的西方”,既包括欧洲国家,也包括和欧洲同根同源、文化相通的国家——它们基本上是欧洲在其他大陆上的延伸。在众多“具有欧洲血统的西方”国家中,又可以分为两大部分,一个是大西洋两岸,即主要是美国和西欧,另一个主要是东欧的俄罗斯。其中在过去一个世纪里,这些国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美国。

图片来源:中国日报
然而近年来,西方在国际事务中的主导地位已经达到了历史极限,全球体系的重心已经在向东方转移,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国家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的影响力日益凸显。

西方世界正在拼命阻止这个新旧历史时期交替的进程,甚至不惜煽动发起一场对世界和平构成极大威胁的“新冷战”。

这场冲突爆发的可能性正在上升,形势十分危险。部分原因在于,西方国家倾向于用“末世论”的眼光来看待冲突。因此,他们把对手妖魔化,导致对抗往往发展成全面冲突。而对于没有参与冲突的其他国家,西方国家正试图强迫他们选边站队:“要么是朋友,要么是敌人”。

图片来源:中国日报
此外,西方国家固守“决定论”的定式,以一种线性思维理解历史的发展,认为所有历史事件的发生轨迹都是一定的,不存在另外的可能性。在这种思维指导下,他们认为自己兵不血刃就赢得了冷战的胜利是必然的,因为这是所谓的“恐怖平衡”的结果;今天,他们准备再次上演冷战的“剧本”,以为结果还会和上次一样。

显然,这是对现实的偏执解读。西方国家正在推动冲突升级到无法控制的地步,让整个世界遭受威胁,而他们自己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
因此我们可以说,当前的全球体系是由一种严重的地缘政治不对称性所主导的:一方面,我们正步入西方霸权终结、亚洲国家崛起的新时代;另一方面,西方威胁要把世界裹挟进欧洲内部可能失控的冲突中。与此同时,西方国家正试图利用自己同俄罗斯的冲突作为工具,把世界其他国家,特别是亚洲国家,强行拉入对其无条件的绝对认同。从本质上说,他们希望借此重新获得对亚洲国家的主导权。由此看来,当世界正朝着以亚洲为中心的国际体系迈进时,西方却表现得好像还停留在19世纪。

图片来源:中国日报
一些西方国家把世界狭隘地解读为绝对的朋友和绝对的敌人,并将对手妖魔化,进而引发冲突。与这种简单的两分法不同,一些亚洲国家认为世界各国之间的关系既有对立性,又有协调性,即没有绝对的对手,也不以妖魔化对手、完全战胜对手为目标,而是寻求一种平衡的体系,以促进其中各行为体之间的合作和良性竞争。

当前,两种本质上截然不同的哲学思维和对历史的解读正发生着激烈碰撞,人类历史正站在新旧两个时代交接的“门槛”之上:一个是正在远去的“西方时代”,一个是正向我们走来的“东方时代”;一个是冲突主导的时代,一个是合作主导的时代。

正经历相对衰落的西方不应继续主导国际事务,因为其现在的行为是危险的,不能正确反映历史现实。相反,亚洲国家应该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更有力的角色,承担起更大的责任,更加独立自主地发挥作用。亚洲国家,特别是亚洲最重要的大国之一中国,有义务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积极的领导作用。

图片来源:中国日报

标签: 西方国家 中国日报 的可能性